婚礼旧俗

2011年09月29日 17:46:17
 

       婚礼旧俗

象湖镇的婚嫁古及民国年间,名目、形式甚多。除大宗婚嫁其间有议婚、订婚、行聘等程序外。还有童养媳、招赘、纳妾,而且有关婚礼习俗颇浓。

大宗婚嫁(称大童姑首结婚)开始有:

议婚:是经媒人往返探询男女双方家长的意见,从中说合。在初议的基础上,男家向女家要发一个写明新娘的出生年、月、日、时的红纸单,叫“庚帖”,女方同意,则用红笺开写庚帖交媒氏带至男方。双方各再请卜者测算生庚八字,如无冲克,则同意请媒人往女家作进一步的商谈有关聘礼及订婚日期登事。这样议定的婚姻。就是通常所说的“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”。

订婚:议婚后,继之便是订婚。在订婚之日,男方先将聘金、首饰等物择日送给女家,女家将予收下后,届时也向男家回送些礼物。这样,婚事就算正式定下,在订婚这一天,有关事宜就绪,便简宴酬谢于媒人。

行聘:订婚后,随即要选定行聘和结婚的日期,期间自议婚,订婚以至行聘,可以持续几月,几年或者十几年的时间:但真正行聘圆结婚时间,至多在三、五天内进行。行聘之日,男方向女家送去金银饰物、衣服、鸡、猪肉、鱼子、面点:女方则向男家回送衣帽、靴鞋、糕点,以及陪送衣籍、家具、器皿、被褥、帐枕等妆奁。

结婚:行聘之后,男女两家便为结婚而忙碌着,婚期前的一两天,女方要给新娘整理眉、发、俗称“开面”。男家为接新娘而发出的花轿,大多是婚礼日发出,但也有在辞堂日发出的,花轿出发时,伴有仪仗前导,乐队随从,一路上吹吹打打,热闹异常,花轿到了女家,媒人、乐手、随从人等,稍作休息,用过茶点后,乐队随即吹奏起来,表示催请新娘上轿,俗称“摧壮”。这时,新娘须由父亲一手拿着米筛,另一手牵着女儿入轿,并上锁,接着把钥匙交给随轿至男家,有的也由娘弟随带钥匙至男家的,花轿将至男家时,新郎前往迎接,俗称“迎亲”,轿至即举行婚礼仪式,由赞礼人主持,先高唱几句祝词,在鼓乐声中,一般由娘弟持钥匙开启轿门,请出新娘,稍刻,新娘面对着厨师杀一只红鸡公。毕后,便越过鸡进入郎家正堂。在厅堂,又赞:先拜天地、后拜高堂(祖堂)、夫妻对拜、揭开头红。继之,新娘原位站立片刻,由新郎向长辈亲友顺序拜见,叫“见面礼”。然后,新郎以红绸带的一头递给新娘手中,新郎新娘在两个手执祺灯的童男童女前导下,踏着轿布进入洞房。继之,便开始举行婚礼酒宴,到晚上,与宴人员及邻里乡亲,都拥入新房,此时人头攒集,笑语喧天,俗称“闹房”。闹房是婚礼的又一个高潮,旧俗说越闹越发,所以主人不能阻止,必待宾客兴尽而陆续离去。

新婚的第三日,新郎陪同新娘回娘家探亲,俗称“三朝”,或者叫“回门”,“上门”。民国县志载:“三日朝见后,婿与妇同返至女家,曰“回步”。到新婚届满一月,有的还延请亲友吃“满月酒”,称为“弥月”。但一般尤为贫苦民众“三朝”,则终婚礼,此后视之内亲而常常互往以待。

童养媳行婚

贫苦人家为顾虑儿子长大,无钱娶媳妇,便收养幼女为童养媳,到了他们认为合令时,一般不据其双方同意不同意,就取简成于同房。

招赘行婚

招赘又俗称招郎女媳,无子有女,即招郎为祠,以女为媳。承招的人多半为贫苦人的儿子。另一种则为招夫养子,妇女丧偶,子女年幼,缺乏劳动力而又生活困难的则招夫养子。

纳妾行婚

旧社会资产阶级为一夫多妻,有的除正室之外,另娶一个、甚至更多的副室,俗称为“小老婆”,“小老婆”也称妾,也有因为没有后嗣而纳妾的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随着国家婚姻法的颁布和贯彻,彻底粉碎了封建承包婚姻旧俗,新的婚姻由男女双方按照《婚姻法》规定的法定年龄结婚。婚前通过双方相互了解,在情投意合后,领取结婚证书,就取得了法律保障,然后择吉日结婚办理登记手续。有的还利用婚期在旅途中度蜜月,称之“旅行结婚”。另外,还有集体婚礼的形式。这些都把旧婚礼中得“送庚帖”“合八字”等繁琐的封建礼节已基本废除。同时对童养媳也大大杜绝;纳妾根本不再存在,婚姻法规定一夫一妻,不得重婚,招赘只要符合法律,政府允许以致提倡他们这样做。

   但从贯彻新婚姻法以来,仍然有极少数封建意识浓厚的人,在婚礼上沿袭旧俗,结婚讲究排场,比阔气,大摆酒席,铺张浪费,事后负债累累,影响家庭生活,痛苦终身。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